青黄接不接

你想和我双排吗?

前两天刚刚看的吃鸡直播,脑补衍生的叶蓝

人物属于虫爹,ooc是我的

叶蓝不拆不逆,谢谢合作

不会打游戏,游戏写得废

以上

叶修拿了第十届的冠军果断退役,结果被自家老爷子踢出家门去为国争光。

拿了世邀赛的冠军奖杯回到B市,转头就和苏沐橙方锐坐上了去H市的飞机。

来接他却被堵在路上晚到机场的叶秋,看着满机场的乘客,不见叶修的影子,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回公司,心里不知骂了多少遍的混账哥哥。

这头,叶修下了飞机,看着萧山机场外闻风而来的粉丝,被苏沐橙强硬的带上口罩,跟着方锐猥琐的从安全通道出去打车回兴欣网吧。

刚一上车,苏沐橙就掏出手机给陈果打电话。

“喂?果果啊,我们现在在出租车上呢......嗯,叶修?......他在。嗯,我们一会儿就到上林苑了......出去吃大餐?好啊,这么棒啊!知道你最好了~~嘻嘻,那我挂了......嗯,一会儿见,拜拜。”

“怎么着?老板娘邀请咱们出去吃大餐?”叶修见苏沐橙挂了电话,笑着问她。

“是啊,果果说,我们在国外肯定吃不习惯,又辛苦的拿了冠军,一定要出去好好吃一顿~”

“哟~老板娘这么给力的,确实是辛苦了啊哈哈~~”方锐在副驾驶听见这番话顿时回过头笑。

“哟,点心大大,这么开心啊,那等会儿你结账吧,你可是我们兴欣战队里年薪最高的,没人能比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噗......”

 

 

蓝河看着微博热搜第一的#兴欣战术指导叶修!#,心里想,这个人果然还是不会就这么离开荣耀啊......

“荣耀,再玩十年也不会腻。”

刚有点开心,又想到现在某人不是职业选手了,只怕是网游里会更加的鸡飞狗跳,我的小钱包又要捂不住了,虽然从第十区开始就没太捂得住。

一时间蓝河的面部表情有些狰狞。

前些时候绝地求生突然火起来,蓝河空闲的时候也直播玩儿。虽然他不是职业选手,但好歹也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,打得还是很不错的。

于是在原有荣耀粉的基础上,他又涨了一波吃鸡粉,一群小姑娘整天在弹幕里嚎。

“小哥哥,我是你的手控啊啊啊啊!!!”

“哇!小哥哥的声音好温油啊!笑起来好苏啊!小哥哥求嫁!”

“小哥哥缺腿部挂件吗?不烦人的那种。”

“河河你真的太可爱了,骑摩托车都把自己撞树上了,哈哈哈,想带回家藏起来~”

“前面的别走,我们先打一架,谁赢了谁就带回家!”

“+10086”

......

每次看见这些话,蓝河都会有点不好意思,软着声音说,你们不要闹啦。

一边说心里一边想,叶修的手才是好看,比我的好看多了,游戏也比我打得好多了。

可弹幕不知道啊,于是弹幕再一次炸屏,全都在吼,我的妈,这个主播怎么可以这么可爱,谁奶我一口,快!

有一天在休息室玩儿的时候直播,笔言飞正巧路过,看见蓝河在直播,凑近看了两眼弹幕的内容问:“你露过脸了?”

“怎么可能,就手。”蓝河一边用毛瑟狙着对面楼顶上的人,一边回他。

“哦,那还好,幸好你不露脸。”笔言飞说完准备起身,结果弹幕炸了,全部都在问,为什么小哥哥幸好没有露过脸!知道内情的小哥哥你别走!

“那是因为啊,你们的主播哥哥太zun了。”

“诶!二笔你胡说什么!”蓝河来不及拦住嘴快的笔言飞,看弹幕的时候发现一个个都疯了,闹着要看脸。

蓝河看了弹幕的内容,苦笑着说:“过段时间吧,最近不太方便。”

于是,蓝河的粉丝从每天一问的“今天蓝桥春雪直播了吗?”变成了“今天蓝桥春雪直播露脸了吗?”

 

这天蓝河休息和席舟他们聚了餐喝了点酒,在家里玩儿吃鸡,上线登录之后,他一边和看直播的小姐姐们打招呼,一边说:“今天我们就双排,四排太累了。”

系统匹配好人进入游戏之后,蓝河才发现队友的名字竟然是--秦岭秋风。

“哇!河河!你们俩是情侣昵称诶~~”

“好有缘啊~~~”

“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我去时(≧▽≦)”

蓝河:“......”

 

“等会儿跳哪儿?”对面男人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听起来有些哑,但是很舒服。

“都可以的。”蓝河脑袋有点晕,说话软软的,带点不自觉的黏糊劲儿。

蓝河脾气软性格好,一般和别人打游戏都依着对方。

小伙子一贯都是笑得温温和和的,就算是生起气来,也只是敛了笑。

第十区开荒那会儿,蓝河当分会会长,席舟和他一起。

第一次看见君莫笑气得许博远破口大骂时,惊得说话都结巴了。

从那时起,席舟就很佩服叶修。

 

 

“那就......G港?”叶修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,点燃了叼在嘴边,说话声音有点含糊不清。

“好。”许博远看着秦岭秋风在G港的集装箱上标了点,也跟着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标上了坐标。

 

“你哪儿人啊?”叶修问蓝河,手上却飞快的带着人物找装备。

“我吗?广州的”蓝河进了房子里,鼠标啪啪啪的点,视角转得飞快。

弹幕里的小姐姐们说:“要不是为了看河河,这个视角转得我想吐。”

“对对对,我都晕死了,为什么他们男生打游戏这么厉害......”

蓝河一边打一边抽空看弹幕在说些什么。

看见说厉害的,心里就想叶修才是厉害呢,不过他应该不玩这个游戏的,他那么爱荣耀女神。

 

“你打得不错嘛!”叶修鼠标转着看周围有没有人,一面夸蓝河。

“等会儿,我们俩双排吗?”叶修捡着枪问蓝河。

“双排?”

“对,你和我双排。”叶修把AK换成M4,装好配件,准备从楼上下去。

“有枪声!诶!有人打我!”蓝河正跑着,猝不及防被人打了一枪,急忙喊叶修过来。

“哪儿?方位!你撑着,我马上就到!”秦岭秋风从楼上跳下来冲着蓝桥春雪那边跑。

“就在我正前方,你小心点,就在那墙后面。”蓝桥春雪趴在地上往后退,趴在地上给自己打了点药,看见叶修直接往那边走,急急开口说。

“行,哥去弄死他去。”叶修端着98k迂回绕过去,直接开打,干净利落。

“诶,还有一个,他们有两个人,柱子后面还有一个。”蓝河话音刚落,那个人就死了。

“没人了,打完了。”

蓝河马不停蹄的站起来舔那俩人的包。

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想哥和双排吗?”叶修一边问,一边把烟从嘴里拿下来抖烟灰。

“想!”蓝河大声的回他。

“呵呵。”叶修开着摩托带着蓝河跑毒。

结果,第一局没吃到鸡,浪得太凶毒圈缩得太狠,没跑过,还被人狙。

 

第二局,进入队伍。

蓝河开着自己的蓝桥春雪在地图上跑上跑下,突然问:“你刚刚为什么想和我双排啊~”

叶修:“还能为什么,哥看上你了呗。”

蓝河一惊,“真的啊,”

“那不然呢?”

 

第三局

蓝河问:“诶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不太能喝酒的蓝河,啤酒的劲头上来,话就多了。操纵着蓝桥春雪一不小心直接跳进了海里。

看直播的小姐姐们说,:“河河,你这是紧张得跳海海了吗?”

“哈哈,跳到水里缓解紧张。”

“卧槽,突然兴奋.jpg。”

 

“我啊,”叶修转着自己的人物左看右看就是没看见蓝桥春雪,“我有男朋友。”

“真的假的啊?”

“假的呗。”叶修这样回答,心里却是想,马上就是真的了,你不就是吗?

 

“诶,我这边来了个人,一起打呗。”叶修看着打完电话来给自己送水的乔一帆,对着蓝河说。

“行啊,那下一把就四排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第四局,进入地图,和看直播的小姐姐们说。

“我今晚就播到十点,我明天要出门,得早点睡。”

小姐姐们嘴上:“好好好,早点睡。”

心里:“呵,男人......”

 

“你好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叶修让秦岭秋风站在蓝桥春雪旁边说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蓝河觉得这个人挺逗,酒精刺激着大脑兴奋,不觉的就和他开起了玩笑。

“诶,你朋友呢?”

“这儿呢,这儿呢。”

“你好,盒子精,我是秦岭秋风的男朋友。”

“......”乔一帆听着对面人说话,一脸惊讶的看向坐在他旁边的叶前辈,发现叶修竟然在笑。

“我可能是今天没睡醒,叶前辈不是喜欢蓝溪阁的那位吗?嗯?有哪里不对?咦?这个人也叫蓝桥春雪?不会就是......”乔一帆想了想,可能实际情况就是自己猜的那样,叶神暂时抛弃了荣耀女神,带着自己来G市,跨游戏千里追“夫”,自己默默的在一边安静如鸡就可以了。

“我朋友一直在我这边夸你,说你的声音好听。他的原话是,这位男士的声音真的很好听。”叶修听见蓝河说是自己男朋友,忍不住笑着说。

一帆:“我不是我没有我没说过!虽然是......挺好听的。”

“噗......你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蓝河脸有些发烫,说话也大胆了起来。

“是啊,我刚刚就想说了,你声音真的好听。”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。

 

蓝河觉得,这个人这么会玩梗,又打得很好,肯定是个直播。

“你,在哪儿播啊?”

“我?在家里播给自己看啊。”叶修搜着房子说,“那你呢?你在哪儿播?”

“我这不,播给你看嘛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我们处对象好吧?”叶修乐呵呵的笑了两声接话。

蓝河其实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怎么喝了两杯啤酒就这么口无遮拦了?那个店别不是卖的假酒。

妈的,假酒害人。

于是本回合撩人,叶修vs蓝河,蓝河完败。

 

“说,你拉我和你双排是不是有目的的?”蓝河觉得自己就这么输,在这么多粉丝面前太丢脸了,我不要面子的啊!一定要假装自己很硬气的撩回去。

“想知道原因吗?”叶修去路边找车,准备去主城,边跑边听着蓝河假装很凶的质问他,觉着怎么就这么可爱呢。

“是啊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
沉默两秒,叶修笑着开口:“我喜欢你呗。”

............

蓝河有点慌了,关了麦自己小声的念叨,真的假的真的假的真的假的啊......

看直播的小姐姐刚刚被他俩甜死了,转头听见蓝河自己一个人小声的嘀咕,笑成一片。

“河河,这个小哥哥看上你了~~”

“对的对的,你就从了吧~~~”

“哈哈哈哈哈,某著名吃鸡主播双排,竟成一段佳话,是天赐的缘分还是不可阻挡的宿命~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“前面的把你手上的小本子交出来不杀!快,笔给你,去写!”

“对对对,快,有没有太太产粮的,没有的话,我就割自己的腿肉了!”

......

散排到的第四人这个时候开口说:“你看吧,我就说他对你有意思。”语气里满满都是调侃戏谑。

“干你屁事儿啊,啊!”恼羞成怒的蓝河没敢怼调戏撩自己的叶修,炮火一转就对准了四楼。

“......”一帆宝宝继续当壁人,只有在找着好装备和问两人要不要配件时才会开口说话。完美的避过了炮火的袭击。

弹幕笑得喘不过气,名字取得很随便人也很随便的随便哥,你就别瞎掺和了,人家两口子的事情。你看盒子精弟弟多乖啊,人家这是情趣啦~

蓝河:“......我觉得我还是以后都不要直播了的好。”

 

“诶,我们这边是轰炸区。”

“没事儿,炸不死。要是真的天降正义,谁死都行,就你不可以。”

弹幕小姐姐:“天哪,对面的小哥哥真的好撩啊,河河,快说你有没有心动有没有!”

“谁都可以,就你不行,好霸总啊!!!”

“真的没有太太产粮吗!!这么甜这么撩!”

 

 

第八局

“这是我的最后一把了,打完了我就下播。准备睡觉。”

“是是是,是最后亿把!哈哈哈哈哈~~”

“你这是不是最后一把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?”

“最后亿把哈哈哈哈~~”

“你说这是最后一把都说了五六次了,结果还是最后亿把。”

 

准备起飞前。

叶修:“我能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蓝河:“什么?”

叶修:“我能加你微信吗?”

扑通掉下海的蓝桥春雪。

............

弹幕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套路深!”

“先邀双排,再加steam好友,最后get微信,学到没有就问你们学到没有,以后在游戏里追人就要这样,一步一步的来知道不?”

“没看见河河都不说话了吗?这是在考虑啊。以前他需要考虑吗?完全没有好不好,别说加微信,steam好友都不加的好吗?”

“加我微信?你要干嘛?”蓝河觉得游戏,打得合拍,加个游戏好友,以后可以一起再打。但这个直接加微信就……万一是个仙人跳……

“呵呵,我要干嘛,我加你微信我要干嘛,我还能干嘛,我要睡你~”

“......”渐渐清醒脑子当机的蓝河,听着对面的声音,对面断句的语气……

妈耶!!!对面不会是叶神吧?!

这可怎么办?

游戏双排排到暗恋对象,还要求加自己微信,坦荡荡的说要睡自己?怎么办!!!

叶修听着对面的蓝河不怎么敢说话了,想来这怕是酒醒了,知道自己刚刚闹腾个过头了,现在开始装怂。

继续不动声色的撩他。

“我昨天也和不认识的人,双排。我都不怎么和他们说话。”

“那,你加微信了呗。”蓝河搜着房子,语气带着一点点的埋怨。

“没有,我加他微信干嘛呀,我有病啊。”叶修听着对面的声音闷闷的,忍不住想笑。

“那你加我微信干嘛?

“......因为我有病呗~”

“............”蓝河耳朵都红了,叶神只撩不娶是犯法的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!

弹幕小姐姐:“学会了吗!!新的撩汉大法啊!!”

“完全毫无生涩痕迹天然永久一击即中的撩啊!!!”

“我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万字的番外了……”

“写!产粮!必须的!就冲他们这么甜!”
 

“马上十点半了,最后一把了,真的最后一把了。”

“跳G港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你真的不加我微信吗?你想好了吗?”

“加加加加加......”蓝河最终还是说了实话。万一错过了这次可能就没有下次了!就算不和他说话,我看着也开心啊!暗恋就要有个暗恋的样子!

“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叶修懒洋洋的带着笑说。

“你要逮捕我吗?你要拷我吗?”蓝•输人也不能输架势•河,并不认命的被撩。

“等着。”

“……他刚刚说什么?游戏?不打了?”蓝河看着秦岭秋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毫无反应。

“他刚刚走了,说是不打了。”适时开口的一帆小天使表示,刚刚叶前辈动作太快,我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
弹幕:“哈哈哈哈哈,河河,他让你等着……”

“知名吃鸡游戏主播双排,竟成一段佳话,是天赐的缘分还是不可阻挡的宿命(≧▽≦)”

“排队形!”

“知名吃鸡游戏主播双排,竟成一段佳话,是天赐的缘分还是不可阻挡的宿命(≧▽≦)”

“知名吃鸡游戏主播双排,竟成一段佳话,是天赐的缘分还是不可阻挡的宿命(≧▽≦)”

“知名吃鸡游戏主播双排,竟成一段佳话,是天赐的缘分还是不可阻挡的宿命(≧▽≦)”

蓝河:“……”

我想去死一死……
 

五分钟后,蓝河家门响了。

弹幕炸开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,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!!!”

“肯定是!!!”

“门铃!!!!响了!!!!”

“握草,这么厉害的吗?!直接上门了,这肯定是认识啊认识啊认识啊!!!”

“天呐,好甜,奶妈快点奶我一口,我要死了!!!!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
蓝河:“可能是我同事过来,你们别瞎想。你们说的那个人,在H市呢,怎么出现在这里。”蓝河起身去开门。

打来门的一瞬间就懵了,叶修穿着挺括的衣服,站在自己家门外。

“哟,小蓝,正式认识一下。我叫叶修,刚刚成为你的男朋友。”





小剧场

两人在一起之后,双排吃鸡。

“下午好下午好。我们俩今天一起打,呃,双排?”蓝河一边跟弹幕里的小姐姐打招呼一边问旁边的叶修。

“好。”

弹幕:“唉,吾家有儿初长成,现在都会给老母亲喂狗粮了,真是不错啊~”

“每日一问:今天蓝桥春雪直播露脸了吗?”

“没有,不仅没有脸,连手都没有!”

蓝河:“……”
叶修:“要看脸?这可是哥的媳妇儿,你们说看就要看啊,那我可亏大发了。”
蓝河:“……你可闭嘴吧。”

蓝河把摄像头往下拨,到刚好看得见手的位置停下。

“能看见吗?”

“可以可以!!!”

“这个手,我可以舔一年!!!”

“咦!刚刚另外出现过一只手,拿烟的!!!是不是!!!”

“肯定是!男朋友的!!!”

“天呐,好看到爆炸!!!”

蓝河看着一瞬间疯魔的弹幕,有些愣,一转头看见叶修看着自己,不自觉的露出一个软软的笑。

把叶修的手抓过来,刚好在镜头里。

也不管弹幕疯成什么样,笑着说:“之前打游戏,她们也说我手好看,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?”

“嗯?”叶修把手抽出来,重新握紧蓝河的手,十指紧握,等着他说后面的话。

“我当时就想啊,我的手才不好看呢,你的手才是最好看的。”

蓝河抬头,看见叶修眼眸深深的看着自己,眼底情绪翻涌如墨又渐息。

“现在,这双最好看的手和这个这么棒的人都是你的了,开心吗?”

我以为的B不是B,你说的A是什么A?

夏天的尾巴上总是坠着一串又一串的气泡,每每冒出来一个都是未知。

易小小想,果然啊,生活要是对你不好,还是要怼的,不然就憋死了。

就比如现在马上要开始的小测试和外面要下雨的天,还有马上他妈要到的该死的发情期。

是的,易小小,一个名字非常女生的男生,很不意外的是个Omega。

真他妈的操蛋!

易小小看着外面乌蒙蒙的天,又想起今早起床迟了,忘了带伞还没吃上好婆做的米糊,心里就觉得亏。

可没等他想多久,班主任拿着一大卷子向着教室来,易小小不情不愿的想蹭上了自己的板凳。

 

易小小在A中念高二。

说起这个,还得说起初升高考试。那天本来吧,照易小小的意思是决定随便考考的。

早上出门儿的时候,他奶在门口笑眯眯的说,我们家小小要认真考试啊。易小小去考场的路上一直都在想,好好考是没问题,反正大多都不会写的咯。

到了考场一看,呵,这旁边坐的好像是旁边那个市里的重点中学的吧。

嗯,长得也好看,穿个白衬衣,却不像其他人那样把袖子挽得规规矩矩的,倒像是随便撸了两把,很随意的样子。

那个时候的易小小,除了觉得顾阳长得好看之外,还真没其他想法。

以后就是以后的了,一步一个脚印,踩下去才知道哪一步有些什么馈赠。

只是当时易小小的鼻子作了假证,它告诉易小小,嘿,这个人,是个Beta。

个鬼!

现在想起考试那会儿鬼迷心窍的还算是认真的写了卷子,易小小就后悔。要是当时就看清了这个别人看起来很像Beta,自己也以为是Beta的人,其实是个强Alpha就好了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难过啊,人生真是处处都是“惊喜”。

自从考到A高,每天早上要早起,坐公交车过来。夏天还好,冬天可难过了,把手伸出去都需要勇气的季节,然而还是要早起。挤在充斥着各种信息素的狭小车厢,易小小觉得自己现在还健在,都是托了死去爸妈的福。

早知道就不那么认真写卷子了,不如去念C中,就家旁边两条街啊。

可以一边走一边吃着奶奶给摊的煎饼,没吃饱还想吃点就再在相熟的婶子那儿买根油条,乐呵呵的叔还能多给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,带着笑说,小心烫,走快点啊,马上就要迟到了。

以前他不想考试就直接交白卷,反正奶奶也不会把考试成绩看得太重要。

现在呢!顾·当时看着漂亮的同学·现在的同桌·大美人·无害”beta”·阳,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......

啊......心好累。

易小小满腔愤懑却又没法说,只能咬着笔头上下求索......

编答案。

易小小觉得这样的日子不能过了,还是溜了溜了,早点回去吃奶奶做的红烧小排好了。

这样想着,易小小随便写了几笔,搁下卷子,悄悄的自以为没被同桌发现,瞄了一眼他,立刻起身走出来教室。

一点也没管班主任瞪着的大眼睛,一摇一晃的就哧溜跨出了门,晚上再给班主任发个消息,请假一周就万事大吉了。

易小小想,我也是认真写了卷子的,好歹不是个白卷不是。

这样想着,易小小觉得自己今天真是特别棒了,什么顾阳啊什么更年期暴躁的班主任啊通通都不是大事儿。

就连外面山雨欲来他都觉得可爱,发情期什么的,完全大丈夫。

不就是下雨,不就是没伞,不就是发情期咯,天空飘来五个字儿,那都不是事儿!

一边哼哼着这个话,易小小迈着步子准备奔回家吃饭,今天他出门前,好婆可是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告诉他,今晚吃他最爱的红烧小排!

 

乐呵呵刚迈出校门的左脚,被人拎着后边儿衣领又给拽了回来。

“握草,你他妈有病......吧。”

易小小一回头瞅见提溜他衣领的是顾阳,话越说越小声儿了。

你问他,为什么怂?

因为人家是强A啊。

他一个O,还马上要到发情期了,必须的怂。

尤其是,他还觉得这个A很不错。

顾阳是个Alpha,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。他的味道太淡了,一般人几乎闻不到。从外表看他,也觉得没什么危害没什么攻击性,所以大多数人都自发自动的认为顾阳就是个B,不折不扣的B。

易小小有几次听见好些个女同学,聚在一起讨论顾阳的性别,一堆女孩子聚在一块儿,叽叽喳喳闹闹穰穰的,Omega和Beta都有,还有一两个Alpha。

一群人掷地有声的说!顾阳他肯定是个B,绝对的!

就算他是B,他要是愿意喜欢我,我也绝对和他在一起。

易小小听了两耳朵,嗤笑着走远了。

B你个大头鬼,明明是个强A。Beta闻不到就算了,你们这些女O女A心里就没点B数吗?

等等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

那个时候的易小小,根本没想起来自己一开始也以为顾阳是B......

 

顾阳拽着易小小,走在上课时间空荡的学校里,直奔那个空闲的体育器材室。

易小小很怂的没敢使劲儿挣扎。

 

在易小小看来他这并不是怂,不是是因为好婆的红烧小排实在是让他生不起气来,更不是因为顾阳的美貌和他的强A属性让他哑口无言,而是识时务为俊杰。

顾阳把他提溜到器材室,放开了衣领,自己退到一边靠在墙上,一手踹在裤兜里,也不说话就眯着眼看易小小。

“......你,把我拽到这里......要,要干什么!”易小小发现顾阳看着自己,持续沉默,目光如炬,看得他心里毛毛的。终于忍不住开口问,假装底气很足的样子。

“......”

“不说的话,我,我要走了......”易小小说着一边整理自己的衣领,把书包单肩背好,准备打开器材室的门。手到摸到门把,肩头突然横出来一只手,砰的一声关上了刚刚才打开一点的门。

易小小看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,维持着开门对的姿势,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,心里却在想:妈耶,壁咚+门咚,顾阳什么时候get的技能啊!

顾阳低头看易小小漆黑的发旋,微微低头纤长的脖子,后颈洁白的衣领还带着刚刚拽了没能完全抻开的褶皱,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山楂味道。

 

这个样子的易小小让他想起来第一次见他的时候。

高中开学第一天,易小小一进班里,他就认出来这个人初升高考试那两天坐他旁边儿。

 

考试那天,易小小起晚了,又在家门口和好婆慢悠悠说了几句话。到考场的时候,监考老师都已经开始发卷儿了,不过易小小压根不在乎啊。

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T,踏着人字拖,左手握着准考证,右手里抓着几支笔,就那样三晃两晃的进了教室,看了下教室的空位子,几步迈过来坐在了顾阳旁边。

带起一阵风,夹杂着山楂果的味道,酸酸甜甜的。

后来考试的时候,顾阳发现了易小小先是很认真的写完了自己的卷子,然后就在开始左右前后的晃悠,是没有违纪,但监考老师看着牙痒痒、难受。

后来的每一场考试,他大多表现得都一样,顾阳觉得这人挺有趣,有意无意的关注着,直到开学在班里见到他。

无意间两人就成了同桌,接触得多了,顾阳就发现,易小小好像对气味特别敏感。

早上要是两人在学校门口遇见了一块儿走,还没到教室,易小小就开始小声嘀咕:教室里有人吃虾肉包子,煎饼果子,韭菜饺子......一边数一边皱眉头,数到韭菜饺子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不能更加嫌弃。

有一天,班上一个女生Omega提前进入发情期,馥郁的玫瑰花香一瞬弥漫开来,周围的一群人AABBOO的顿时就懵了,易小小离得近,捂着鼻子差点晕过去。顾阳急忙把人送到医务室,校医先生看着躺在床上眉头皱得死紧的易小小,很是不厚道的笑了出来。

还调侃说,你们班以后多让他在Omega周围转转,今天的事儿肯定再也不会发生了。

顾阳一头雾水,校医笑了一会儿又接着说,因为他走两圈就知道谁马上要进入发情期啊,鼻子比你们A都灵~~

这会儿反应过来的顾阳,看着床上已经彻底晕过去的易小小,不知道是同情他还是该恭喜他,信息素敏感到这种程度,也是辛苦他了。

没几天,顾阳进入A高的第一次易感期到了。

虽然他本身的信息素的味道就比较浅淡,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吃了抑制剂,没想到易小小还是闻到了味道。

而且表情是超震惊,吓到不会说话,吓到磕巴。

“你你你你你你,你不是......一直都是个B吗?”

“......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Beta了。”

“!!!!!!!!!!”

“卧槽,你他妈竟然是个B!”

“是的,我是个Alpha,让你失望了?”

顾阳说完,有点可笑的看着易小小撑着脑袋靠在桌边,自以为小声的嘀咕:“妈耶,我一直以为的B其实不是B,他是个A!他还是个强A!”哪有这样的道理,为什么,他,一个大A,味道这么浅!还有,我的鼻子也不忠诚于我了,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他是个B,B你个大头鬼啊!我特么还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一个B......

 

“你急着交卷子,是要去哪儿?”顾阳把手收回来,盯着转过身来的易小小,神色不明。

“关你什么事儿啊,我爱去哪里去哪里。”这边说着话,易小小也不看顾阳的脸,眼睛看向器材室的窗外,小声反驳。

“......”

顾阳看着易小小面上虽然一派轻松神色,眼神又四处打转,装作很好奇器材室的布置的样子,就是不看自己,说话还嗓子发紧。

伸手抚上他的衣领,接着问:“你,在紧张什么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要是不说,我俩就这样耗下去吧。反正我家里没人,我也不急着回去。”

“......红烧小排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红烧小排!我奶给我做了红烧小排!我想早点回去吃!行吧!”易小小气急败坏的吼,心里一万遍草泥马过去了,你特么的是A不得了啊,欺负我一个O,艹!

“......”

 

看着顾阳又不说话了,易小小把门打开,小步子那么一踏,奔出门口,朝着校门口狂奔。

顾阳眉头一皱,抬脚追他,身高腿长的优势几个大步就快要追上人,刚抬起手准备再提一遍衣领,易小小就哎哟哎哟的叫唤:“你别动手啊,我告诉你,君子动口不动手懂不懂!你还学霸呢!学霸的气质呢!别动不动的就提溜人家衣服!我这还好是个男的,要是个姑娘,人家肯定喊非礼。当然了,你要是再提溜我衣领,我就喊你性骚扰。”

易小小嘴里说得飞快,腿也不停,直接就奔向公交车站,心里满满的想的都是外面一定要有车,可以马上回家,回家吃饭。

“顾阳这个神经病,今天抽风了,揪着我不放,非要知道为什么早走!难道还要告诉你我他妈发情期要到了?别是脑子有问题。”

 

易小小喘着气跑到公交车站,发现没车不说,周围好几个等车的AO都盯着他看。抬起手闻了一下味道,发现这一趟下来山楂果的味道该死的重了好多,而且易小小感觉自己也有点太热了点。

按理说,这几天的天气,从器材室跑过学校再到公交车站,应该刚好把自己跑暖和不会出汗,可现在易小小左手拿着脱下来的外套,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,脑子也开始发昏。

Fuck!妈的顾阳,老子这次要是栽了,回头我弄死你,真的是日了狗了。易小小强撑着,想从书包里摸出特效抑制剂来喷,结果手抖得差点拉不开书包拉链,而周围的A们也越来越蠢蠢欲动。

易小小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哆嗦着手掏喷雾。

按照着易小小的规律来,明天才是正式的发情期,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就提前了,还特么的刚刚跑了一通,这一下无异于雪上加霜。

刚刚掏出抑制剂喷雾,准备打开瓶盖,一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西装男人靠近了易小小,对着他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易小小心里恨不得一脚踢断那人的命根子,然而身体却不受掌控。腰一软就要直接倒进面前那个人渣的怀里,突然有人从后面勾住了他的腰,狠狠往后一带。感受到熟悉的雪松香,易小小意识模糊想要看清楚身后的人,嘴里说着“抑......制剂,快......”。

顾阳飞速打开喷雾对着易小小猛喷,随后把已经晕过去的人抱进自己怀里,紧紧搂住,想去路边直接打车带人回家。

男人眼看着自己要到手的猎物被人勾进了怀里,又看着来人一声学生打扮,猥琐的笑了两声道:“这位同学,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掺和的好。”一边说一边意有所指的看向倒在顾阳怀里的易小小。

“......那叔叔,你所谓的有些事情是什么呢?”顾阳停住脚步,回头看向男人。脸色还是清清淡淡,也看不出情绪上有什么变化。

“当然是,闲事莫管!就比如现在......”男人紧盯着易小小裸露在外的脖颈,眼神里满是欲望。

“那可真是不凑巧了。”顾阳说着话,把易小小扶进刚刚招到的出租车里,小心让他靠在椅背上。

“让你他妈的别多管闲事,听不到吗!”眼看着顾阳马上就要带走易小小,男人气得撩起袖子就准备上来抢人,顾阳猛的回头,雪松木的味道倏地溢出。在公交车站等车的几个Omega表情一下子就变了,就连某些Beta都皱起了眉头。

男人感受到来自强A的压迫,但看着顾阳还是个高中生的模样,气不过到嘴的鸭子飞了,色厉急茬的挥着拳头上来。

顾阳伸出手握住男人的时候手腕,往后猛的一送,一个转身,利落的过肩摔,把男人直接掼地上躺着。

“闲事是可以不管,那也得看看是有主没有。”说完,顾阳坐上出租车把易小小扶到自己怀里,告诉司机地址,头都没回直接就走了。

公交车站那边的O,终于在顾阳走了之后,喘了一大口气。有一个姑娘拍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我本来 看他过来的样子,以为是个Beta,结果是个强Alpha,刚刚那一下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......”

“嗯嗯,那个男人也是够恶心的,怎么这种人渣到处都有。”

......

 

“师傅,麻烦你了。”顾阳让易小小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脖子上,一手勾住腰,下了出租车,还不忘回头冲司机师傅道谢,“谢谢您。”

“嗨,多大个事儿。小伙子记得给你弟弟买好点的抑制剂啊,这几天要注意一点。”


点我点我点我哇~~~



五年后。

顾阳和朋友合开的工作室需要去M市取材,和他们有合作关系的广告公司派了人来给他们做导游。

顾阳看着站在他面前,一脸局促不安的易小小,和他手里牵着的小姑娘,一言不发。

许久之后,顾阳说,好久不见,幸好。

 

幸好,来的人,是你。



小剧场